鱼薯骑士

一条不认真备考的“司考”狗,混lof是为了放松心情taobixianshi,产粮无能。吃风景街头人物动物各种画照。杂食种无常驻地无情无义。

情头

王大耀和湾湾抱怨:柯克兰真烦人,不就交个往吗唧唧歪歪要用情头。
湾:那肯定要用啊多美好。
耀:我没拒绝,也找了,他又嫌弃说不喜欢,真麻烦
湾:你找什么了我看看
耀:我找了潘金莲和武大郎,他不干!
湾:……
耀:我说,那要不你用西门庆吧,他还不干!
湾:你有毒吧王大耀,一个被绿一个姘头谁选谁煞笔好吗
耀:……

黑茶组黑上瘾是什么毛病_(:з」∠)_
还是生活梗,我一舍友新交了个小男盆友,找情头居然找了潘金莲和武大郎沃德玛!怕死不打tag

肉盾

oocooc看官请不要介意

王大耀去自习一定会拽上亚瑟,亚瑟心里美极了:啊!王真是粘人的很一点都离不开我!
但是他也很苦恼,因为这自习室外面是一个小树林,蚊子精们吸收了这片风水宝地的灵气,生的是异常的骁勇善战,撞你脸上就撞你脸上,你打我赶我走你打的着赶的着么你,叮你不带商量。哪怕亚瑟穿的是四件套是长袜长裤甚至戴手套,还是会被蚊子精们烦的抽筋。
对付办法还是有的,但是我们的绅士表示:花露水和蚊香从来不是我的画风。

有天傍晚亚瑟借到一小弟的电话,说是阿尔弗和隔壁院的布拉金斯基在球场杠上了,要打群架,叫他来添火力。亚瑟心想一晚不去自习而已,王应该不会介意的。就答应小弟了。

晚上王耀回宿舍了,一脸哀怨:柯克兰你怎么没去自习室(눈_눈)
亚瑟:很抱歉王,琼斯那个笨蛋打群架了,我得去帮他
王耀:你是去帮忙打群架,可我被蚊子围殴了你知道不,你看我的手臂我的腿!
亚瑟:对不起对不起,以后一定天天陪你去,耀耀乖
王耀:那还差不多……

关灯后临睡前,亚瑟把今晚的对话捋了一下,突然发现一个事实:原来一直以来,我的作用相当于一个肉盾??!

哈哈哈小黑一波茶组(gun),不知道你们身边有没有这样的吸引蚊子体质的朋友——有他在,蚊子看不见你XDDD

一小发狗血

oocoocooc

阿尔弗和亚瑟在自习室是相对而坐的位置。
阿尔弗看上了坐在亚瑟身后的黑发辫子小哥,他觉得这小伙正是他喜欢的类型,越看越喜欢,于是阿尔弗打算去问名字。
也不知他怎么想的,平日里大咧咧的人居然学人放匿名纸条:你叫什么名字
但是除了汉堡纸,从来草稿纸都不多一张的阿尔弗哪里来的体面的小纸条呢?当然是阿瑟那里来的。纸质非常好,颜色很特别,放眼自习室好像的确是亚瑟专有。



于是两个星期后

亚瑟:“耀,今晚一起走吧。”
王耀:“行。”

阿尔弗:……mmp

其实这是个悲伤的真实故事,嘿

别人辛辛苦苦编辑好的文档你说腰斩就腰斩一点都不征求一下别人的意见,跟你说这样删改截取会观点不清晰你居然一点没听明白还敢说是按你们写的做的,货不对板知道吗!哪里来这么大脸说是按我的文档?最后还问“要不直接删掉”?这么直男这么拒绝沟通的吗?还是真的看不懂对话读不懂空气?很生气很介意好吗!这学期居然还敢来求合作?拒绝!

究竟是个脑残粉

看见别人评说自己喜欢的角色的不好真的很难做到理性首位心平气和地对待,条件反射地想要反驳。啊,原来我是一个脑残粉_(:з」∠)_

饭桌上的识亲小课堂

【占tag求别往死里打】

琅琊榜应该算是我家寒假必上档,这几天和老妈再次煲琅一(五刷了)。剧情已经烂熟于心的情况下我把注意力放在了剧情以外的地方,于是就边看边在内心吐槽:哦哟庭生算是两个叔带大的吧一个亲叔一个表叔XDD、嘿皇长子和林殊血缘上好像特别亲近啊对方爸妈既是姑母姑父又是舅父舅母XDDD诸如此类

然后我就对亲戚关系相对上心了。蓝鹅我这种一到过年走亲戚全靠父母指点称呼的人对亲戚的认识真是相当苍白,于是刚才边吃午饭边问我爹。

我:爸,你说堂亲表亲怎么区别啊?是不是爸爸那边的亲戚就是堂亲?那堂、表该是相对概念了吧?姑表和姨表又是什么?(问了一堆)

父:唔举个例子,一个男的,有姐妹兄弟,对于这个男人的孩子来说,叔伯的孩子就是堂亲,大姑小姑的孩子都是表亲,是姑表;而这两姊妹的孩子相互之间也是表亲,是姨表。

我(现学现用):那对于林殊,景琰景宣景桓那堆皇子是姑表,景睿谢弼就是姨表咯

父:唔(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我:那皇长子景禹是什么咧?……有了,双重姑表!XDDDDD





总是这样毫无缝隙地衔接,难免让我产生“两个APP之间是不是有py交易”的怀疑

脑补手机息屏后,哔哩哔哩搂住老福特在他耳边密语:“乖,告诉我,大洋今天都看了些什么,有奖♂励”

(ಡωಡ) (ಡωಡ)

补个表白

邵渣渣真是我见过的最丢脸的渣攻了_(:з」∠)_
三刷发现嘿小样的我还挺喜欢他!
“我想让你安心一辈子,换我来提心吊胆”这句话还挺让我一个读者感动的,当然,程秀是怎么想的就另当别论。
另外 我越来越喜欢程秀了,生活型的小天使啊,如果自己能有他十分之一的坚韧与认真就好了。
“十多年一个人面对一面墙的日子都过来了,有什么事情是闷的。”这段真是让人心疼又欣赏,他这性子挺适合去当潜艇兵的_(:з」∠)_
娘娘腔算是导我入门的作品了,以前可能不太在意,现在我想补个表白,我喜欢你们!谢谢老千!

吐一个陈年老槽

把老福特卸载后快一个月没登录过了。今天写英语作文练手感的时候写到了rubbish这个单词,想起了高一时的英语外教,那是个E国的小伙子,很开朗很会鼓励学生,我那辣鸡到不行得口语还曾在他那里得到过表扬。但是我今天想起他来却不是为了怀旧。因为rubbish这个词让我再一次想起他对C国的偏见(这么说也许也是我对他的偏见了)这让我有话不吐不快于是我特地下载了老福特,上来吐槽。
他会给我们播bbc的纪录片,就那部叫做the Chinese are coming的纪录片。当时我看了就觉得很不舒服。国人功利心强我们都知道,但是他这样做我觉得不可取。
还有一次,也就是那个rubbish的来由。我们每个班都有配备一个扩音器,质量真的很一般,他很直接地表达了他的厌恶——他拿起来试了试,然后往讲台上一丢,指着它对着我们说:rubbish. (我知道在他眼里rubbish的不只是一个小小的扩音器,而是所有made in C。)
哦。它辣鸡,我知道。但是先生你的做法一点都不绅士。你当着一个班的学生侮辱他们的国家。
偏见偏激傲慢。这是我对我这位外教的负面评价。

我总觉得b站知道我在想啥,有点可怕_(:з」∠)_